娜娜的泡泡糖

留不住一分一秒,只能留住你的一分一秒

泡泡糖怎么愈嚼愈苦了? (八)

_
哪个是我吗?
.
我怎么在船上…不是在码头,船不是出事了?
.
马克哥回来了吗?
.
罗渽民正拉行李下船,站在码头察看四周疑惑着
.
「你好,是新来的对吧?一直等着你呢,我叫李马克,你呢?」
.
「我叫罗渽民,…或许,我们之前有见过面?」他不认识我?
.
「当然有」 「真的吗?在哪裹?」李马克的回答让罗渽民出乎意料
.
「在梦裹嘻嘻..以后这就就是你的家啰,我们五个人,七个人的家才对,接着还有两个人来呢」他把罗渽民带到住处去。
.
又梦回到以前,回到初相见哪天,相遇在同一个梦里
.
一直都在这里好了,我的马克哥在这,我们五个还没长大,仁俊和辰乐等下就来了…我不要离开,我不要长大

不过是罗渽民担忧成的一场梦中梦,船只根本没有出事,他没有到码头,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回到现实
.
「渽民…渽民?起来吃饭了,你醒醒啊,睡很熟是吧…」李帝努摇了摇罗渽民的手再是身体,他还是没有半点要醒的样子。
.
现在客厅里就他一个人,其他的人都在饭厅等着,大概他是担心过头,等马克哥等到累了。
.
想到他为了李马克累成这样,就觉得不甘心。明明自己跟渽民更亲近才对啊…
.
微蹲下膝盖歪着头看前面的人儿,他是甚么时候长大的啊,细看以前的婴儿肥都不见了,还是好看的很。
.
盯住他的睡颜,李帝努很自然的伸出了手,抚摸起罗渽民的脸来,两指转到下巴捏着,头凑了过去,用舌头舔了舔对方嘴唇,就想要吻下去时。
.
有人好死不死来到客厅,开门的声音 打断了李帝努再一次的变态行为。
.
「!…我…我没干嘛」心虚的李帝努立即放开手,站起了身子,挡在罗渽民前。
.
「是吗,你们怎么还不来吃饭?」来客厅的人是黄仁俊
.
「就…我有点不舒服,想喝点水」心虚…撒个小谎,想离开现场
.
「我去帮你倒吧」黄仁俊说完就去厨房给他倒水了

黄仁俊在他面前跌倒,杯子摔到地上 水都洒出来时,他还是愣着,接下来吐出来的就埋怨。
.
「你怎么粗手粗脚,胶杯…如果杯子打到渽民怎么办啊?你看…水都洒出来了,还好不是热水」
.
他没有去第一时间去扶黄仁俊,把胶杯拿起 就对摔在地上的黄仁俊说
.
「怎么不起来?」或许还在生气着刚刚被打断吧,这几秒又忘了这人喜欢他说出这样的话 ,下一秒看到黄仁俊带泪水的眼眶就后悔了。
.
我该去拿最佳人渣奖吧…
.
亏黄仁俊还在等他伸手扶才起来,两掌撑地起来,膝盖红红的还出了点血,是擦伤了。
.
「仁俊…哎呀~怎么摔成这样,快点跟我去消毒」听到客厅传来巨响,李东赫就过去看了。
.
「嗯」
.
李帝努跟在他们后面来了房间,黄仁俊坐在椅子上,李东赫拿着沾了生理盐水的棉花棒 帮他消毒伤口。
.
李帝努本来想和他说几句话,黄仁俊谢李东赫后就绕过李帝努走出去,无视他的动作。

「渽民哥怎么还不来吃饭啊」钟辰乐问了这句,李帝努才记得
.
「渽民在睡觉,我叫过他了 叫不醒」

马克哥才没有要离开呢,在这裹,一直在心里在最初梦裹,现在是 永远都是。
.
我永远都留在这好了
.
待续
.

泡泡糖怎么愈嚼愈苦了? (七)

.
我们太过依赖马克哥了,他早晚会离开这里。我们也终究会长大离开

黄仁俊把画上笑眼男孩旁写的情话都擦掉了,却又再次写上去,然后放回铁盒中。
.
手执画笔,拿起新的画纸,开始一笔一画描绘起来。画的依旧是哪个男孩,脸上却带厌恶,拿着一个手镯。
.
画到一半,起手就撕烂画纸,男孩的样貌分成一片片纸屑。
.
为甚么就不能喜欢我呢…为甚么就不能…伤心的时候总是缠着东赫哭,他会不会觉得我很烦
.
我要找东赫…
.
黄仁俊趴在桌子上,想了许久,忍不住睡着了。
.
还不如像庄周一样梦为蝴蝶好了,喜欢一朵花总比喜欢哪木木的李帝努好得多…
.
梦醒,梦碎吧…哪来的梦想
.
不,别放弃梦想啊

「仁俊?」李帝努打开房门,把手镯藏在身后,只见到哪人睡着了 瞬间放下一口气,一步步走向黄仁俊。
.
拉起黄仁俊的一只手,想把手镯套回去时
.
「李帝努,你在做甚么?」李东赫却跑进来拍掉自己的手。
.
「你连这个都要偷?这是渽民给仁俊的,你有本事自己问渽民要个。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李东赫拉过黄仁俊的手,然后抢回手镯帮黄仁俊戴上。
.
「我只是把这个还给他…」他怕不是误会我了吧
.
「嗯…?东赫,你来陪我啊」两人把浅眠中的黄仁俊吵醒了,黄仁俊捉住了李东赫的手,像是撒娇般说话。
.
「抱歉,吵醒你了,睡吧睡吧~」李东赫揉他的头发,带得偷快的音节哄他继续睡觉。
.
看着两人的交互,自己像是无视一样。脸上的表情都一阵阴郁。
.
「摸啥?」李帝努抓起李东赫的手。他喜欢的是我,用得着你来哄吗?
.
李帝努被自己突然的想法和实践吓到了,放开李东赫的手逃出这房间。
.
时间一直过着,罗渽民的顾虑随着时间增加,他的傻子怎么还没回来?

另一边
.
船到了…
.
李马克拿着手提箱下了船 到岛上。这里真美,好想让他们都看到…不对,先找衣服。
.
李马克一直找着衣服,找到有点想放弃了,还来得及吗? 不能放弃…我们还要去看彩虹来着,我的礼物都还没送呢。
.
赶得上吧,再找一会,船票写的时间还没过呢

一个小时后
.
「不好了…刚有人来通知着,开往梦岛的船出事了!」
.
「甚…哪班的??…你说话啊?我问你哪班的??」罗渽民第一个冲出来摇着朴志晟的手
.
「我不知道…」
.
「该死的!」万一马克哥就是坐这班,他出事了怎么办?
.
「渽民你冷静点」李帝努安抚起罗渽民来
.
「冷静?现在要去码头啊!!仁俊哥快起来了!!」
.
全陪人赶到了码头,想确实船只出事的真实性。
.
…我还真希望是假的
.
看着其他人也在着急,6个人围在码头却不知道可以做甚么,只能尽量打探关系救援等事
.
「…能坐船过去吗??」罗渽民一直问着码头边的工作人员,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哥…对不起,你快回来吧
.
我们马克哥不能出事啊…
.
我们的大哥,我们都爱的马克哥
.
还想谈甚么恋爱? 我要马克哥回来啊
.
救救祢了,让他回来
.
六个人还是怀着一样的想法
.
一定要安全回来啊…
.
说好要一起长大的
.
待续
.

泡泡糖怎么愈嚼愈苦了? (六)

罗渽民跑出了店舖,卻又被黄仁俊拦在一棵大树下
.
「看甚么海?我才不要,不过是你逃避的借口罢了,罗渽民…我讨厌你伪装的一脸平静,很讨厌你假装的若无其事,我真的很讨厌你那自以为掩过一切的笑容,可以不要再逃避了吗?」
.
「我…我!我没有……我害怕,我真的怕 呜…呜呜仁俊哥,对不起,我怕」说着说,心酸又酸,起起落落一吸一顿抽泣着
.
「怕甚麼呢,我們都在啊。哭就对了,哭出来就不痛了,不当镜头前的娜娜了,做最初的罗渽民,做你自己。」 黄仁俊把哭咽着的人儿抱住。
.
「…呜仁俊哥…谢谢你啦」陪着我哭就够了
.
两人的手镯碰在了一起
.
别怕,我会当你好朋友,一直到永久

在不远处偷看着的李帝努,可不是这样想的
.
等到两人回到家后
.
「黄仁俊,你过来一下」被喜欢的人叫到,此时黄仁俊内心像是被谁用力敲了一下,以僵硬的动作随着李帝努走到的房间。
.
「咔」一声,李帝努就把门锁上了,一下用双手把黄仁俊围堵在角落,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要表白。
.
面前就是一个大帅脸,把你两只手按在墙两边,盯着你。这脸红心跳的情节,肚子里早怀着别心思的人,又怎会把事情往正常方向想。
.
「呵」李帝努上起手揉着他的头发,当黄仁俊还在他的小世界时,李帝努一反手用力就把他的玫瑰金手镯扯下来。
.
「你…干嘛?」手腕传起的痛楚把美好幻想都打破,手腕上显起一道被扯出的红痕。
.
「我告诉你,罗渽民是我的,管你有多喜欢罗渽民,你敢跟我抢,就别怪我不顾朋友情。还有,这手镯你配不上戴。」李帝努哪凌厉的眼神,轻蔑的语气,粗鲁的对待,哪一样都令他心碎。
.
「李帝努…我喜欢的是你」黄仁俊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冷静,可就眼睛上的红圈出卖了他,黄仁俊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
口声声说着讨厌罗渽民逃避的他,又何尝没有假装平静?
.
每次看着李帝努百般的对罗渽民好,他 只能看着。哪怕是一点的身体接触,也发起无穷无尽的幻想,当躺在床上回想种种,比起他对罗渽民所做的,这算甚么。
.
盖上被子,想着明天会更好,流两行眼泪给枕头,甚么都不说。泪上怕是有字,告诉枕头吧。可你今天都懦弱 明天哪来的好?
.
黄仁俊回到房间后,打开一个铁盒,拿出里面的画纸,扬手想要撕,画中的笑眼男孩却令他撕不下去。
.
没办法,我还是喜欢他。

李帝努手上拿着黄仁俊的手镯,心情特别怪异。
.
我刚才做的都为了甚么啊…我又冲动了,要还给他吗?还是…
.
黄仁俊喜欢我…

待续

泡泡糖怎麼愈嚼愈苦了? (五)

雨下起了,船的的去向也愈蒙糊了,男孩跑回去家的时候下的只是毛毛雨
.
回到家时,黄仁俊刚好开门要出去
.
「买东西?我陪你吧」黄仁俊要出门,不外乎是家里的东西用光了
.
「要去哪?我也要去!」李帝努突然跑出来,明明刚才黄仁俊还邀请他来著,这令黄仁俊的脸色更难看了。
.
「你留在家,我们俩就行了」

罗渽民拿好伞便拉黄仁俊出去
.
「要买甚么?」
.
「买洗澡用的,都用光了,沐浴露你看这个行吗?」
.
「马克哥常常会流汗,那个消毒杀菌,比较好.」罗滋民拿起旁边的粉色瓶的沐浴露
.
「我们也常留汗啊,你就只就顾马克哥吧」
.
「没…没有,那就买你选的…我记得你挺喜欢的」口吃了哦
.
「Jeno也喜欢…你觉得马克哥怎么样」黄仁俊很自然的说出Jeno,只好马上转换话题
.
罗渽民开始说李马克有多好了
.
可黄仁俊想知道的根本不是李马克,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赞赏
.
「那…你觉得帝努怎么样?」
.
「帝努啊..他」想起昨天的事,心里也不太坦然,
.
「其实你..知道李帝努喜欢你吧」被揭穿的感觉真不好,眼光暗淡了些,又勾起假笑
.
「直直当当拒绝他不好吗?」黄仁俊假装若无其事地问著,真的不在意吗?
.
「黄仁俊.你喜欢李帝努吧…哈哈.」罗渽民真的乱到快崩溃了
.
黄仁俊内心一惊,手松了松,润发乳也掉落在地上
.
一直藏起的秘密被一下子说出来,这种事不见得光吧。
.
「你到底想说甚么?是要把我喜欢李帝努的事到处说吗?…我」
.
「都别说了,去海边静静吧,我不想和你吵」
.
大海很美吧
.
听海哭的声音
.
待續

黑暗姆明谷 5

-
李帝努现在是很后悔了,自己吃醋硬要走另外一边,想回头也不知道为啥不回。
.
走了一会,可还是担心黄仁俊,想了想回头走,已经不见他的人影了。
.
那傻子会不会不小心滚下山啊?要不就摔倒流血,还是被蛇咬到?
.
我担心他…还不是因为喜欢他
.
李帝努一直在担心一些有的没的,就走到刚才黄仁俊到过的树林里了。
.
这样怎么有这么多脚印,是仁俊的?可是这脚印一些大一些小的啊,仁俊该不会被绑架了吧?!!!
.
李帝努急忙的在树林里找啊找。
.
难道这傻子真的滚下山了??
.
「志晟啊!回家吃饭啦!」树林另一边传来声音
.
这句型我听过!语气咋这么像我妈,可叫的不是我啊…
.
「志晟!!」声音好像愈来愈逼近…这人谁啊?全身白色…还是说,不是人??

另一边
.
「换你帮我拍照了,拿着。」
.
黄仁俊凭他那纤细的玉腿爬啊爬,「长长的」手一伸,够不着,瞄准目标再伸…还是够不着……
.
明明「朴星星」刚刚两三下就爬上去了啊…
.
黄仁俊想着不争气红了脸,撇头看了看「朴星星」
.
「笑啥?」臭星星果然在笑
.
黄仁俊勇敢向上一跳。大家先闭上眼睛
.
「人中!!」果不其然,身手敏捷的朴星星接住了他
.
「哗啊!!!妈啊…吓死我了!!」
.
黄仁俊像个讨奶喝的婴儿,在别人胸前蹭来蹭去,希望找到安全感。
.
朴星星看着这人,不知道说啥好了
.
「你好瘦…」朴星星碰到他腰了,还像个变态不停的揉。
.
「喂喂喂…你噶哈?!」大黄不停的摇晃着双脚想下来,却反被朴星星搂紧了双腿动不得。
.
「放!我!下!来!」朴星星笑而不语,好了…这下东北大哥的威严都没有了
.
黄仁俊气得脸红,鼓起双腮噘起嘴皱着眉,盯着他
.
真像蒸熟了的年糕…不知道甜不甜
.
盯着盯着年糕的双腮,朴志晟不知死的咬了下去。
.
「哗!!!呜…朴星星!…呜呜」

「对不起啊,我就好奇…想尝尝,你放心好了,绝对没有下次了。」
.
「你还想有下次??哼!」黄仁俊气得都能看到头上的烟了,摸着脸上的印子生着气。
.
「别生气啦,你看!」朴星星扮鬼脸极力讨好他,还是没有半点作用。
.
「要不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走吧。」
.

.
待续
.

泡泡糖嚼着嚼着怎么变苦了? (四)


绑上这个结后,也注定再也离不开这些岛屿了吧。
.
在罗渽民跑出房间那刻,李帝努才如梦初醒。
.
我到底做了甚么…我居然吻了他
.
啊!!!我刚怎么这么大胆啊!?到底怎么做到的。
.
他一定知道我喜欢他了,然后要怎么面对他?
.
李帝努的脸整个烧起来
.
鼓起的裆部在白色短裤中特别明显。
.
呵…男人,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是个男人……
.
得去好好道歉

「渽民?」李帝努一打开门口,就看见李马克和罗渽民在对看,还靠得要命的近。<对李帝努来说>
.
李帝努不免有些不高兴,吃醋了。
.
「马克哥,我有话要跟渽民说,让一让。」上前拉远了罗渽民。
.
李马克并没有回应李帝努的话,眼神倒是带点凶狠地盯着他。
.
「呵,……渽民啊,你会原谅我的,对吧?是我太冲动了些。我的心意,你明白了吗?我…」李帝努就是要李马克在这看着,谁才是直正的男人。
.
「所以衣服怎么办?」罗渽民先一步打断了李帝努。
.
「衣服我会去拿,渽民你放心好了。」李马克扯开了李帝努拉着渽民的手。
.
「哈哈哈…我先去睡觉了」或许是感到气氛不对,今天终是逃避。

「看到啦吗?真正的男人这样才对,哥还在等甚么?别以为比我大个一岁就可以证明甚么,你终究是这么胆小…」
.
「李帝努,你满脑子都在想甚么啊,我们连兄弟都做不成了?就因为渽民?」
.
「既然是兄弟,就不要跟我抢渽民,要抢你也不会嬴。」
.
「李帝努,你真的太幼稚了…你抢过去也没用,心终究在我这边。」

隔日清晨
.
李马克一大早起床,准备坐船过海,去找新的衣服。
.
「你又要去哪?」才踏出门口,衣角就被拉住。
.
不用转头就知道那人儿是谁
.
那可怜的表情,嘴都噘起来了,再不哄他大概要哭了。
.
「我啊,就去拿个衣服…渽民在这等等好吗?」
.
「你个大骗子!又想跑是不是?」罗渽民一下就扑到李马克身上,紧紧抱住他。
.
「我没骗你,明天就狂欢节是不是?我真要去拿衣服,我李马克如果再敢骗你,就变成猪,所以渽民信我好不好?」
.
「那我要送你去码头…」

走到码头这段路不长也不短
.
如果那码头离得更远一些就好了
.
明明把步伐变得更小了,这段路还是这么短。
.
因为…和喜欢的人一起,时间会过得快些吧…
.
「已经到了,快上船吧,我等你走了再走,快上去吧。」李马克走上船,又跑下来,在罗渽民额头上深深吻了一口。
.
「等我」走上船的步伐是如此的沉重。
.
转过身这个瞬间,我就开始想念你了
돌아서는 그손간 벌써 네가 그리워
.
这个清晨尤其讨厌离别
.
看着船慢慢驶走,罗渽民的心愈是慌。
.
他会回来吗?

.
TBC

谁吃了我的冰淇淋? (2)


泰昀 带点all昀
-
开门声?winwin??糟了糟了!
.
李泰容丢下手上的杯子,想极速溜回自己的房间
.
趔趄了两三步,谁料到会被心爱的卡通拖鞋绊了个四脚朝天
.
想站起来时,面前已经多了一只手
.
「winwin !..」
.
就因为心虚,没想甚么,一站起来就抱紧董思成。
.
「你干嘛突然抱我?」
.
「…没..没…没甚么,对啦,今天是…世界抱抱日,对对对!就是这样。」李泰容慌得语无论次
.
「哥先…别抱我,我还有事要做呢。」
.
「有有事?能有甚么事,我们..我们得……对!得尊重这特别的日子。」你不就想去厨房,想得美。
.
「我真有事!啊!放手!」.董思成搔了搔李泰容的腰,终于推开他了
.
死定了.
-
董昀昀下楼伸腿就踢开李马克房门.
.
「……??你们为甚么又抱一起?还有,Ten哥怎么在这?」
.
房间裹的不是李马克,也不是兔子哥,而是Johnny哥和Ten哥。
.
「我知道今天是世界抱抱日对不对?你们继续继续。」
.
啪! 走了「…都说你了!这下教坏小孩了!」李永钦用力把身边的徐英浩踢下床
-
继续!上楼找嫌疑犯
.
经过厨房却见到一个1米75的人展开四肢挡在厨房门口
.
「泰…容哥?你这样子…噗!哈哈哈哈!好傻!」
.
他挡着干嘛?难道偷冰淇淋的人是泰容哥??
.
「啊……泰容哥 你…你衣服没洗!」
.
「嗯?…是吗?.」
.
就是现在!一下拉开他的手

尽管李泰容极力阻挡,最终还是被董思成发现一切
.
舞台上强烈的男人,你们的欧巴正拖着他队友的腿,像个要奶的婴儿哭闹着。
.
Stop baby don't stop
停下 亲爱的别停下
.
멈추지 마 Baby dont stop
不要停下 亲爱的别停下
.
나만 알아볼 특별한 그 Sign
只有我能辨认的那特别的信号
.
那就是「给我出去!!」的手势
.
董思成指着房间门外
.
李容容唯有强烈的撒娇给董昀昀看
.
还是被赶出去了
.
「Winwin!」
.
「把提拉米蘇放下,然後出去!」
-

谁吃了我的冰淇淋? (1)

谁吃了我的冰淇淋? (1)
.
泰昀 all昀
.
ww
.
最近这两个星期,我发现放在冰箱里的冰淇淋老是搞失踪。冰淇淋不会飞走啊,一定是有人偷吃。
.
我要打起精神!身为冰淇淋狂粉的一分子,怎么会坐视不理呢?我董昀昀决定彻底查明真相!找出真凶!还无辜的冰淇淋一个公道!
.
让我看看,目前为止有八个可疑人物
.
董思成看到刚好经过的李东赫
.
东赫啊…总是调戏我,有点可疑,更何况他是小孩子,应该爱吃甜吧?哼,臭小孩!老啵啵我就算了.现在还偷吃我的冰淇淋,太过份了!
.
不对 东赫昨天才从梦梦哪边回来而我的冰淇淋是前几天不断消失的,这么说来马克也排除了。
.
哈哈!我还真是聪明机敏…咳咳…现在不是说事实的时候。
.
不会是道英哥吧?不…他应该忙着种胡萝卜才对
.
金道英:「我讨厌胡萝卜!!!」
.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
ty
.
啊 肚子又痛了
.
老实说,我这几天把某ww的冰淇淋都清光了
.
……甚么?你们骂我?我也很委屈啊,你们也不想想这些冰淇淋是谁买的
.
是中本悠太和泰一哥买的!每人各五杯,某ww吃了一杯
.
他还吃得津津有味,贼开心,哗…我的头发当场烧了起来
.
于是,我每天晚上硬吃三杯,跟你说…这九杯不同口味的是我这辈子吃过最酸的冰淇淋了。
.
我记得ww说我是他最喜欢的哥哥(梦裹),所以ww只能吃我买的冰淇淋然后开心
.
不要老护着ww,看看我,容容的肚子痛死了
.
你们护着我,ww我来就行了
.
我没说ww是谁…
--
这家伙,这么能耐,三天吃了九杯冰淇淋,我就不信他现在还吃得下!
.
董思成下去买了冰淇淋,准备测试剩下的五位可疑人物
.
现在的董思成看谁都像在看杀父仇人
.
拿塑胶袋撞门进宿舍,吓得在客厅里的郑在玹整个人从沙发上掉下来。
.
臭在玹,这么爱吃东西,很有可能是他,
.
「臭在肉,想吃冰淇淋吗?」
.
「啊…我才刚吃饭,吃不下了」
.
「…竟然是你…你忘记我们是97line好亲故了吗?你竟然恨心背叛我!你这大臭猪!」
.
「?不对不对!我和道英哥刚…」出去吃饭了
.
「居然还联手一只兔子来对付我!你真的太过份了。」未等郑在玹说完,董思成就先打断。
.
「你别瞎说,不就是冰淇淋嘛,我买给你啊。」winwin永远都是对的
.
「我还要炸鸡!」
--
「我的好亲故!」董思成开开心心带了两杯冰淇淋回来。在玹对我这么好,一定不是他
.
winwin咋变得这么功利?一定是那个日本人带坏他! 郑在玹决定今晚去找中本悠太好好谈一下人生。

为了能更快找出真凶,董思成决定暂时放下炸鸡,离开罪案现场寻找支持。
.
他找来就是鼎鼎大名的东北刑警---黄仁俊是不是很厉害?
.
董昀昀把案发经过和盆托出,黄仁俊知情后便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根据我18.5年的查案经验,凶手就是李马克!.」
.
「为甚么?」
.
「李马克他超坏的,吃起东西来就不理我了,还有他总是很死板..&$%..Xx....这么坏的人一定甚么都做得出,所以凶手就是李马克。」
.
黄仁俊和李马克吵架了,一直在说他的不好.说了一大堆就想让董思成相信自己
.
「你这么说又没错…他好像真的很坏」董思成决定回宿舍教训李马克

该s的,又要吃冰淇淋了
.
李泰容拿出冰淇淋然后蹲在厨房角落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咒骂郑在玹
.
这个时候,董思成回到宿舍来了.
.
待续
.

泡泡糖怎麼愈嚼愈苦了? (三)


「渽民?」李马克探头进罗渽民的房间,里面并没有他的身影

另外一个房间
.
本来躺得舒服,却被罗渽民拉了上来揉脸。
.
「长得很帅嘛…」尽管罗渽民怎么捏李帝努的脸,他依旧笑着。
.
「笑得真可爱,让渽民哥哥亲一口!」罗渽民开着玩笑,嘟起小嘴就要亲上他的脸。
.
「渽民呐,我可比你大,还有…要亲别亲脸,亲这里」李帝努依旧温柔地对他笑着,眼睛弯弯的像月亮,可这次忍不住了,。
.
「唔!」还没反应过来,头部就被强迫按下,吻上李帝努的嘴唇。
.
罗渽民尝试逃离,却斗不过李帝努的力量,向后倒在了床上,双手也被压着。
.
「渽民…?」李马克找到李帝努的房间去。
.
「切…」李帝努察觉门外有动静,便不情愿地放开罗渽民。
.
久存的心思再也藏不住,怕是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了。
.
李马克打算和罗渽民好好谈谈,他却脸红着跑出了房间,听到李帝努的轻笑声,他愈搞不清状况了。
.
所以…我真的失去他了吗?
-
「…呼」
.
罗渽民回到自己房间,锁起门来,心里从未试过这样乱,像一团打算结的毛线球,纠结在一起,愈来愈乱。
.
李帝努…他……到底怎么回事
.
想起刚刚的场面,他的脸颊又烧起来了。
.
李帝努喜欢我?可我…我喜欢李马克啊……这都算甚么啊…
.
我们迟早都会像马克哥一样成年,各散东西,不能再朝夕相对。
.
这不是幸福…我更害怕的是我们都会离开,这才是令我心里更悲伤的事,,时间能停止吗?
.
像一开始一样,记得初见时的尴尬,然后一起单纯地踏着平衡车,像小孩一样嚼着泡泡糖,无忧无虑多好啊…
.
这一切太美好了,时间真的回不来了吗?
.
我害怕,我真的害怕,不要再闹了…
.
我们后天就出海,坐船去中央码头找哥哥们,和不同岛的人一起去狂欢节。
-
「马克哥…这个还你」罗渽民走出了房间,再次把通行证放到李马克手中。
.
李马克接过通行证,看着上面稚嫩的自己,颈上绑着黑色蝴蝶结。
.
绑上这个结后,也注定再也离不开这些岛屿了吧。
.
TBC

木棉花开

首发在ins
.
马东 诺灿
.
「木棉花开了…妈妈最喜欢的木棉花……」好想回家,不知道爸爸妈妈现在怎样了。
.
李帝努一早起床,就看到一团团橙红,戴上眼镜才知道是园里盛开的木棉花,正下楼去,想摘几朵用作供观。
.
厚实而华美的木棉花,想家了
.
「粤江二月三月天,千树万树朱花开。有如尧射十日出沧海……喂!你在干嘛!」
.
有个红发的少年在他的花园,尝试摘下树上的花朵。
.
「对不起…我只是想摘一朵拿回家……,真的很对不起。」他停下了动作
.
那男孩艳红色的头发和李帝努冷冰冰的发色相映成趣,一冰一火。
.
他好像明白母亲为甚么喜欢红色了,那男孩长得甚是可爱,脸露出难色更可爱了。
.
他没上前搭讪,没问他名字,就站着看男孩急忙的离开,露出了难得的一笑。
.
谁说冰山不会融化?

李帝努有空就在窗外盼着那个男孩的到来,可等到花都凋零得差不多了,他还是没有出现。
.
李帝努耐不住了,踏出了门口,住外面走,天气开始热了。
.
他在咖啡店待了许,帅气的样貌牵引着身边的女性。
.
他进了花店,本来只是路过,眼旁的一抹火红色引起了李帝努的注意,他选择转身进了花店。
.
「你好…还认得我吗?」
.
「啊…是你,那天真的很对不起。」
.
话题就在这里终结了,李帝努本想邀请他吃个饭,他却和花店里另外的客人聊了起来,听起来好像很熟。
.
不知道为何,对这陌生的人起了敌意。
.
聊这么久干嘛?真烦,黑发看着真碍眼……
.
李帝努从他们的对话里得出,那个男孩叫李东赫。
-
李帝努最后还是没跟他说话,他想着明天下班再来。
.
李帝努下班的时候,已是黄昏,他赶紧离开了公司,往花店跑,赶在那男孩要下班时到了。
.
「那个……」李帝努喘不过气来,说不出话。
.
「嗯?」
.
「可以的话,一起吃个饭吗?」李帝努露出他温柔的笑容邀请他
.
「不好意思…我约了别人。」他又露起尴尬的微笑
.
「好吧…那下次……」没等李帝努说完,一位黑发少年挡住了他的视线。
.
李帝努后退了一步,看见李东赫笑了,笑得很灿烂,就像盛开的花朵。
.
他才发现,那尴尬的笑…一点都不好看
.
李东赫在黑发男孩的脸上亲了一口。
.
心碎
.
原来名花有主了……

李帝努永远都不知道,是他所牵起的一段姻缘,他拉上的红线。
.
因为他那天没主动拦下李东赫,他急忙跑开时撞到了另一位男孩,那黑发男孩主动的要了电话。
.
李帝努在窗外发呆时,那黑发男孩已经作下一步行动了,而他还呆着。
.
珍惜你身边的人,珍惜你眼前的幸福是木棉花的花语。
.
别让机会和幸福流走,捉紧眼前的幸福吧,青春一去不返知道吗?
.
留不住一分一秒,想留住你…留不住…………
.

.